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News

贸易战暴风雨在即 商务部核心部门蓄势迎“硬仗”
发布时间:2017-02-15 19:18 点击次数:
  2016年8月24日,一封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威廉姆森致崔天凯大使的信函被转到了王贺军的办公桌上,内容是邀请中方参加该委员会就美国铝业和全球铝产品贸易在9月下旬召开的听证会。早在同年4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已就美国铝业和全球铝产品贸易启动332调查,而美国国内产业可能会根据该听证会的调查结果对相关进口产品提起贸易救济调查。
 
  引导涉案行业和企业对贸易救济案件积极应对,是贸易救济调查局这些年持续在做的事情之一。一旦公开案件,商务部会第一时间在官方网站上发布消息,通知可能涉案企业。同时,如果明确知道是哪个涉案企业,贸易救济调查局会通知地方商务厅、商贸主管部门,由这些机构去通知涉案企业。对不了解情况的企业,会给予案件运行流程和应诉规则的解读、相关律师的选择等方面的建议。
 
  2016年9月29日,ITC最大的会议室的旁听席里,有一半都是中国人。30多个人组成的庞大阵容里,囊括了来自商务部、发改委、工信部的官员,有色金属协会的成员以及主要铝企业人士,据贸易救济局出口一处处长李勰回忆道,他们在赴美一天前才顺利拿到签证赶赴美国,一下飞机,又在当地律所进行了一整天针对听证会的预演和彩排,然后才参加第二天的ITC听证会。
 
  当地时间9点开庭的听证会分为四个环节,前三个环节分别由美国的议员及政府官员、美国内生产商、商协会、劳工组织、研究机构、外国生产商和行业协会等轮番发言,主要关注点包括中国铝业产能过剩、铝材倾销、当地铝材销售受到挤压和工人失业等问题,建议采取贸易救济措施。加拿大、欧盟和南非代表的发言则附和了上述观点,此时已到当地时间下午5点多,场面一度对中国铝业非常不利。
 
  在贸易救济局指导下,除了组织涉案企业积极应对以外,商协会还要代表企业去做整体的抗辩。而令美方代表没想到的是,中方对这次听证会做了大量准备,贸易救济局还专门委托了有色协会下属的有色金属技术经济研究院就中国和主要铝业国家的生产、贸易、投资及竞争力对比等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在第四个环节,代表中方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发言之后,风向发生了逆转。
 
  文献军向美方阐明了中国铝产业的真实情况,包括中国铝工业的快速发展源于中国经济发展对铝的巨大需求;中国人均铝存量、铝消费量与发达国家相比都存在较大差距,中国铝消费仍将在目前的经济发展阶段保持增长;中国铝产业竞争力主要体现在技术装备和能耗全球领先、劳动力生产率处于全球较高水平、投资成本远低于中东铝产业发展的国家或地区等。
 
  在文献军看来,国外对于我国铝产品倾销的职责也与事实不相符。中国电解铝产业始终立足于满足国内需求的发展原则、铝材主要消费市场也集中在国内;国际市场只是中国铝材市场的补充。而出席听证会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处长莫欣达也分析道,近十年来,中国每年的铝材净出口量占铝材总量比例不到10%,绝大部分铝材都有国内市场消化。
 
  中方在听证会上的发言和回答对五位委员起到了引导作用。委员再次将焦点转向欧盟、俄罗斯和加拿大的代表,此前被围攻和指责的不利局面基本被扭转。这场因持续11小时而被委员会主席威廉姆森称为“ITC历史上历时最长的三个听证会之一”的听证会,目前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而2017年1月12日,美国就中国对原铝(电解铝)提供的相关补贴措施提起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的磋商请求,似乎又使得上述听证会在今年6月份的终裁结果变得难以预料。
 
  同样位于6号楼8层的贸易救济调查局会议室是另外一个王贺军经常出现的地方,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开大大小小约五六个会议。会议包括每周的局务会、常规性的工作汇报与内部协调会、日常与涉案商协会以及企业的会谈、不定时的外方会议——诸如凌晨4:00与美方交涉磋商光伏、多晶硅案件的会议等。
 
  钢铁的过剩产能问题是美欧对中方施压的重点。2016年,中国的钢铁产品共遭到了21个国家和地区发起的调查46起,涉案金额75.7亿美元,占同期全国案件数量和金额的40%和54.1%。除了案件频繁、加大立案力度和措施外,美欧还不断在各种场合施压,要求削减产能,包括在OPEC,G20峰会、中美商贸联盟、中欧高层经贸对话等重要外交场合。
 
  分析目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各国自顾倾向明显、民粹主义泛滥的局势,王贺军对贸易保护主义的理解是,保护主义并不单纯地体现在立案数量上,更体现为滥用规则、伪造高税率。他坦言道,美欧滥用规则体现得特别明显。